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焦点》世行推首只人民币计价SDR债券,木兰债“初征”添资产配置新选择

来源:新闻网 作者:导演 2019-07-31 12:06:43
《焦点》世行推首只人民币计价SDR债券,木兰债“初征”添资产配置新选择 / 3 years ago《焦点》世行推首只人民币计价SDR债券,木兰债“初征”添资产配置新选择3 分钟阅读* 木兰债被视为资产配置与风险对冲工具 * 木兰债票息在中国缺乏吸引力 * 市场担忧木兰债后续风险处置问题 * 世行与监管层为木兰债发行提供便利 作者 陈杨 路透北京8月19日 - 世界银行即将发行首支人民币计价的特别提款权(SDR)债券,这支计划总规模20亿SDR的债券被称为“木兰债”。尽管拥有强大的承销团队与监管层的提供的便利,投资者对木兰债热情有限,他们认为木兰债更适合持有以对冲风险,而不是在二级市场交易。 世行木兰债首期规模不超过5亿SDR(约46亿元人民币),并于10月1日前发行,或为三年期固定票息产品,交割、付息和兑付均按相应的汇率用人民币结算。 “用SDR发债对个人投资者有吸引力,作为分散投资,可对冲人民币贬值压力。”法兴银行中国金融市场交易总监何昕称,“但这类券在二级市场不会有什幺流通性,投资者多半购入并持有到期。” 对于在中国发行SDR债券的原因,世行表示,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发展中国的SDR债券市场,并推动SDR在全球范围内成为债券计价货币都是其目的。 早在2009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就在其署名文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中提出,应采取行动强化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作用。 中金公司的一份报告称,在资本存在管制的背景下,SDR债券为境内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配置外汇资产而不涉及跨境资本流动的途径。与单币种债券相比,SDR债券能够降低汇率和利率风险,提供更高的风险调整回报。 报告并表示,木兰债并非无可替代。市场参与者可用现有投资工具以较低成本复制所需的权重组合,特别是当中国进一步开放资本账户之后。 “早期的SDR债券将主要由投资者持有到期,流动性较差。市场参与者还需面对SDR货币篮子每五年进行一次的调整。而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将大大限制SDR市场在中国的发展。”报告称。 **票息仍为焦点,墙内开花墙外闻** 世行周三曾表示将于下周公布木兰债票息。而一位接近承销行的人士透露,票息很可能在0.3%-0.6%之间。 “假设世行本次发行债券票面(利息)为0.5%,按照目前3年期各币种远期点计算,年化收益可达2.5%左右。”该人士表示,如果按这个区间,木兰债还是有较强吸引力。 目前美国的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水平约在1.5%,欧洲和日本则是深陷负利率,相对来说,中国的资产相对仍有一定的吸引力。 国金证券大类资产资深分析师徐阳指出,境外投资者的热情估计会大于境内投资者。 “人民币贬值压力导致资产可能承受贬值风险,是投资人民币资产的重要的考虑因素之一。而政治意愿上加入SDR篮子和G20召开都会希望人民币企稳,所以短期内追捧这个(木兰债)的热情还是有的。”他说。 中金的报告还建议,养老金、保险公司等需要配置外汇资产而对流动性要求不高的国内长期投资者,以及一些境外央行、主权财富基金等境外储备管理机构可适当认购SDR债券。 兴业银行的报告则指出,发达经济体的主权债收益率处于历史低位,但经过中国国债“中和”之后整体收益率将提升。因此国际高评级机构发行的SDR债券凭借收益率提升而信用风险基本没变化,将成为海外养老基金、保险机构等寻觅的相对高收益资产。 但徐阳表示,目前国内的10年期债券利率仍在3%以上,相较之下木兰券吸引力稍逊。 投资者对木兰债的态度有所分化。部分境内投资者表示,考虑到可能的红利,有一定的购买兴趣;但对此新生事物投资者的心态大都趋于谨慎。 一位中资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参与木兰债早期路演的除银行外,还有基金、保险和资管人士,但除了银行,其他机构不是非常积极,毕竟SDR债券比起美元债票息太低,但也带点政治意义在,可能有点红利。 另一位境内机构投资者则表示,“我们还是有兴趣买一点的,支持国家战略,也支持创新。” 而一位香港的资产管理机构人士则认为,虽然现在木兰债推动力量很大,但毕竟前无古人,不知道日后是否会“变味”。 **积极性不足,世行来“铺路”** SDR债券已经暌违市场35年,令投资者们倍感陌生。在央行行长周小川今年4月提出研究在中国发行SDR债券之初,SDR债券定价估值以及重估风险等问题就广受市场关注。 据兴业银行的研究报告统计,SDR债券历史发行量很小,累计仅为5.94亿美元,且发行主体主要是商业机构(如瑞士某手表企业)或者是小型政府。 而过往发行体量过小且时间间隔过久,确实会令机构对SDR债券的风险产生疑虑。 世行表示,“(木兰债)的信贷风险敞口解决方案是世界银行长久以来的资信”。“我们跟主承销商进行了深入讨论,想规避(债券内)所有货币风险,或者单个货币风险规避,都可以通过工具实现。从一开始锁定风险,或者后期担心货币风险,都有解决办法。” 相较过往的SDR债券,由世行发行、多家境内外大行承销的木兰债可算“系出名门”。而作为人民币获批加入SDR后的“首秀”,无论是世行还是中国监管层,都在致力使其前路更加平坦,其信用风险敞口与外汇风险敞口的规避的难度也更低。 对于重估风险,世行表示,在木兰债发行时,SDR篮子里只有4种货币,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入篮后会有5种货币。而木兰债在设计之初是按5种货币来考虑利息与还本付息的定价。 中银研究分析师赵雪情认为,世行、国开行与工银亚洲等有意向发行SDR债券的主体评级都非常高,加上监管层非常鼓励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银行间市场,在中国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国际动荡加剧的大背景下,木兰券是丰富资产配置、对冲风险不错的工具。 前述中资行金融市场部人士透露,在沟通中发行、承销人员曾表示,监管层有一个共识,对于主权和超主权机构在境内发行的人民币债券,会有会计准则互认方面的豁免;在相关税收方面也可能会有优惠政策出台。(完) (审校 孙琦子/屈桂娟)
(责编:导演)

本文由http://www.ezdi-nah.com/shehui/79.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双面”斯诺登:既为情报人员 亦是网络“拍砖者”上一篇:《台湾重要政经日程》--1月10日